月读易物·一

  凶兽·穷奇

  穷奇状如虎,有翼,食人从首始,所食被发,在蜪犬北。一曰从足。

  ——《山海经·海内北经》

  “呼哈……呼哈……”急速的喘息在狭窄的小巷中荡出回声,隐隐传来磕碰的声响。

  少女匆忙的奔跑着,怀中紧紧抱着一只脏兮兮的小猫。她白色的连衣裙下摆早已破烂不堪,双脚上的鞋已不知扔在了什么地方,娇嫩的双足被地上的碎石磨得血肉模糊。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一样,仍在不停的向前跑着,并不时向后回望,黑色的大眼中流露出几许恐惧,仿佛身后有着什么在追赶她一般。

  “啊——”脚下一滑,少女的身体不可抑制地跌倒在地,在反射性地发出尖叫的同时,牢牢的护住了怀中的小猫。

  “嘻嘻~跑啊,为什么不跑了啊~”一缕阴冷的声音从少女背后的黑暗中传来,隐隐在幽暗的路灯下的墙上勾勒出一个狰狞的影子。

  少女瞪大了双眸,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凝聚,身体无助的向后瑟缩着,嘴中低声哀求。

  “求求你,求求你,不、不要过来……”

  “哦呀哦呀……这么护着它啊……好啊,我不过来,不过……”一道灰芒突然从墙上的影子口中冲出,直直的向少女打去——

  血色在少女的眼中绽开,勾勒出一幅赤色的画卷,她的泪水从沾满了灰尘的脸庞滑落,一声痛呼刺破黑色天幕……

  “阿夜——!”

  张楚璇猛地睁开眼,从床上坐起,俏脸上满布惊惧,汗水已经打湿了她的额发。她微微的喘着气,努力平抚着快速跳动的心脏。

  再也睡不着,她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早晨七点,快速地洗簌换衣,解决早餐,张楚璇拿上自己最喜欢的包,匆匆出了门。

  “咦,阿璇,你这么早去哪儿啊?”从隔壁出来的萧青雪拉住了她,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哦,我有事,要去书店一趟。”张楚璇勉强的笑了一下,抽出自己的手臂,不一会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。

  ‘真奇怪,现在这么早,书店开门了吗?’萧青雪邹了邹眉,最终关上了门,没有看到一片白色悄悄的飘进了张楚璇的房间……

  张楚璇气喘吁吁的跑到市里最大的书店门口,看着还没有打开的大门,几分焦躁在心中升起。一等到工作人员把门打开,她便急急地冲了进去。

  随手拿了一本《山海经》,张楚璇付了钱便跑回了家。

  坐在床上仔细的翻看,她的目光终是定在了一页上——

  “穷奇状如虎,有翼,食人从首始,所食被发,在蜪犬北。一曰从足。”

  张楚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找到了……”她清楚的记得,梦中为少女挡下那致命一击的,就是这只凶兽。

  在她的枕边,雪色的墙上忽的闪过一丝灰芒……

初二:夜蝶夕